二十年后回故乡

小学组     作者:肖长达    济北小学
2018-12-06

2038年9月,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见我童年时代的那些人和事,又梦见我家乡的技术变得多么先进。这一切都在告诉我:“该回家了,该回家了……”我正要趁国庆小长假从一大堆未完成的发言稿和科学实验中脱出身来,回一趟济阳——是啊,自从我2020年在北京上了初中,我就在北京待了十八年,一次也没回过家乡。

10月1日早上,我的机器人布莱克对我说:“主人,现在是北京时间2038年10月1日早上七点二十分三十六秒。放假了,您准备一下……”“不,我要回一趟家!你也一起回去!”我打断了布莱克的话。“好吧。”在这种问题下,他必须听我的话。

乘上增速飞机,我们五分钟便到了济阳。我发现下了飞机后有两条通道:电梯和“滑梯”。它们中间有一块牌子,写道:本场提供氮气运输服务。使用地铁卡和飞机票可以叫一辆氮气飞车将您送向楼下地铁站(不需此服务请走电梯)。牌子的下面是一个感应器,我把卡一放,我们掉进了一个地洞,然后陷进了飞车松软的座位里。

下了车,我乘上了地铁。我乘坐的地铁时速为36万千米每小时,五十千米外爸爸妈妈的新居,不到一秒钟就到了。

这座名叫科技大厦的小区,共50栋,每栋13个单元,每单元平均1万户。爸爸妈妈住在42栋9单元4951层2室。即使用家中200万倍望远镜也看不清路面上的三百层公交车了。

激动过后,我明白家中为什么这么吵了。我妈妈生了12个孩子,五个男孩七个女孩,我妈妈肚子里还有孩子,据说是六胞胎,两女四男。

家乡的环境绿化方面没有因为科技发展而变差,反而越变越好了。

是什么让我觉得环境变好了呢?对了,是澄波湖!我小时候最喜欢去澄波湖玩了。不过那里水里全是脏东西,不光河水脏了,发出臭味,还把小鱼毒死了;看一眼今天的澄波湖,脏脏的湖水变清了,五彩缤纷的小鱼回来了,甚至发出淡淡的香气。

我去了北京以后,所有济阳人开始植树造林。我上小学时这里的几颗杨树和柳树,现在已经变成一片大树林子了。什么松树、杨树、柳树、梅树、桂花树,这里都有。这里还有一些名花,比如月季花、鸡冠花。而且济阳的砖全是环保砖,一块可以用几十次呢!

我和我的机器人布莱克回到了北京,老老实实写我的稿子,可心里想的都是家乡。